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倒计时30天的号角刚刚吹响,郑州大学体育学院里,各个竞赛项目的运动员们早已在训练场上挥洒汗水,全力集结冲刺。9月,这些热爱体育、向往赛场的运动员们将代表河南队,在运动场上为我们带来一场场精彩的视觉盛宴。

8月10日,毽球的训练场地内,之前光听说没见过实物的旁人看了毽球后有些不以为然:“这不就是踢键子嘛!”

事实上,毽球跟大家理解的传统意义上的踢键子还不一样。而且,毽球早在1984年就被原国家体委列为正式比赛项目,并组织了全国毽球邀请赛。

河南省毽球队主教练张永斌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平常在公园或者其他休闲场合,人们踢的都是比较软和、轻的键子。

“那种键子上面的毛又软又飘,不像咱们运动员训练比赛用的键子,毛很硬,而且整个键子还是比较重的。”张永斌随手拿起一个比赛键子,边比划边说道。

河南商报记者在训练场地中看到,运动员的训练场与羽毛球场地设置十分相似,对界线和发球区、以及球网的规格和高度都有严格的规定。

“其实在设计毽球比赛时,曾设立的原则为‘羽毛球场地、排球规则。’”张永斌说,“现在大家看到的,是以竞技为主要目的设置的踢毽动作,整体来讲,这项运动兼具竞技感和观赏性,整个过程也是相当精彩的。”

“这次组队,咱们男队一共有六个人,其中一个是汉族,剩下五个人都是少数民族。”张永斌说。

作为中原腹地,河南省并不是一个少数民族的聚集地,平常的常住人口还是以汉族人居多。“这五个队员有回族、满族还有蒙古族,其中有当时学院招过来的学生,还有社会人士。”张永斌笑着说道。

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这次组建的毽球队,男女队一共11个人,只有3人是在校学生,剩下的8人都是从社会召集的“毽球能人”。“这些队员并非都是专职运动员,但是玩毽球很厉害。而且,这一届我们队员的平均年龄在三十六七岁,相对年轻一些。”

聊到今年对河南省毽球队的期许,张永斌显得有点保守,“能取得最好的成绩是谁都想要的,但还是希望稳一点吧,尽全力就好。”

直到真正走入珍珠球训练场地,河南商报记者发现,这其实是几位帅气小伙挥舞着蚌形球拍和抄网兜,对珍珠球进行拦截的一种运动形式。

据了解,珍珠球是满族的一项传统体育项目,是由模仿采珠人的劳动演变而来,被列为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的竞赛项目之后,形成了双方运动员(各7名)的一种体育比赛。

珍珠球比赛场地分为水区、封锁区和得分区。河南省珍珠球队主教练谢志勇处介绍,水区内双方各有四名队员负责防守和进攻,他们手持珍珠球,与打篮球的动作一样,可以将球传到任何方向,最后通过向抄网兜内投球取得分数。

“封锁区各自有两名运动员,他们手持球拍,以封、挡、夹、按等技术动作阻挡对方进攻队员向抄网兜内投球。”谢志勇说道。

而在得分区内,双方各有一名手持抄网兜的队员,他们负责用抄网兜夺取本队队员的投球。

在现场不难发现,他们参赛的场地实际上就是篮球比赛场地,这些参赛队员训练时的动作与打篮球类似。

“珍珠球确实与打篮球类似,只是我们把篮球项目中不能移动的篮筐变成由一个拿着抄网兜的人,所以,珍珠球比赛更能体现队员的团队意识。”河南省珍珠球队队员牛斌扬介绍道。

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这些打珍珠球比赛的运动员有过打篮球的经历。就拿牛斌扬来说,他已经毕业参加工作,在得知今年有民族运动会需要珍珠球的运动员后,他利用工作之余抓紧时间回到母校参加训练。在他看来, 就珍珠球项目而言,胜利与整个队伍七个人的努力密不可分,“我们没有所谓的‘MVP’,完成比赛的每个人都是MV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