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亚洲沙滩运动会藤球团体决赛今天上午在巴厘岛沙努尔海滩结束,比赛结束时已经是上午10时,猛烈的阳光迫使球员和观众纷纷散去,空荡荡的沙滩上只剩下9名中国女子藤球队的姑娘和她们的教练张永斌。由于在团体赛预赛阶段遭遇两连败,中国队只能充当决赛的看客,领队崔志强告诉记者:“亚沙会后我们还有亚运会,因为藤球项目比赛的机会不多,所以每一场比赛都很重要。无论输赢,我们都会珍惜这样的机会。”

在今天出版的《雅加达邮报》体育版上,一张中国女子藤球队训练的照片吸引了记者的注意,最先发现这篇报道的是国家体育总局小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崔志强。崔志强告诉记者,这幅照片大概是两天前的一次训练时的场面,由于当时天气太热,训练场上只剩下中国队还在坚持训练。

据悉,《雅加达邮报》是印度尼西亚当地发行量最大的英文报纸。为了推广和宣传本届亚沙会,印尼方面包括电视、广播、报刊等所有重要媒体的记者都来到亚沙会的各赛场采访。因为实力悬殊,中国队在预赛阶段先后以两个0比2负于泰国队和印尼队,提前出局,但中国队连续几天顶着烈日训练的场面却引起了印尼记者的关注。崔志强表示,除了有比赛的那几天,中国队在巴厘岛期间保持每天进行早操以及上、下午3堂训练课。因为不适应沙滩场地,球员们需要在沙滩上多练习,寻找球感。尽管中国队在前两场团体赛都以失败告终,但球队已经计划好的训练任务是不会改变的。

中国队今天上午的训练安排在亚沙会男女团体决赛后进行,此时正是一天中阳光最猛烈的时段,对于习惯了在室内比赛和训练的中国队队员来说,阳光和高温是她们最大的敌人。当记者来到中国队训练的沙滩时,此前观看团体赛决赛的人群早已散去,中国队年轻球员顶着烈日训练的场面让人感动。队中年龄最大的刘蕾在训练后对记者说:“(我们)水平低,有机会就多练练。这次亚沙会我们的成绩不好,但两年后(阿曼亚沙会)、4年后(海阳亚沙会),还有2010年亚运会,我们的机会还有很多。”

沙滩藤球被列为首届亚沙会的正式比赛项目,但大多数人对在沙滩上进行的藤球比赛还比较陌生,尤其是在中国,藤球运动的发展仍在起步阶段,从事这项运动的专业球员更是寥寥无几。据崔志强透露,按照此次沙滩运动会的标准,每支球队的参赛名额为12人,但考虑到国内藤球运动员人数有限,国家体育总局分配了10个名额给藤球队。即使是这样,中国队还是没能在比赛开始前凑够人数,因此最终出现在巴厘岛赛场上的只有9名球员。缺人是目前中国藤球项目发展遇到的最大难题。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亚沙会开赛前,中国队只在一块人工布置的沙滩场地上进行了不足两周的集训。球队中的9名中国球员分别来自内蒙古、黑龙江和河北,她们的家境都不富裕,所以比来自大城市的孩子更能吃苦。在巴厘岛这几天,姑娘们都被晒黑了,有的甚至被晒伤、晒脱皮,但她们从不抱怨。因为藤球运动在国内受到的关注度很低,很多大城市的年轻人都不愿意选择这项运动作为专业发展。此外,因为藤球是非奥项目,即使是世界冠军,在退役后的实际问题都很难得到解决。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最令藤球运动员感到担忧的就是她们今后的升学问题。

在采访中国藤球队时,球员们的纯真质朴令记者感受最深。作为中国队的主教练,来自哈尔滨铁路局体育馆的张永斌教练带着他的球员们在默默努力着,在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上取得突破,是张永斌和球员们奋斗的目标。

早在釜山亚运会前就开始执教中国女子藤球队的张永斌先后带队获得了釜山亚运会银牌和多哈亚运会铜牌,对于目前亚洲藤球运动的发展趋势,张永斌表示,泰国、缅甸、越南都具备较高的水平。尤其是泰国队,她们的个人技术全面,球感好。和这些队伍相比,中国队缺少的是比赛经验,“就像在本次亚沙会上,我们球员的能力并不差,但因为比赛环境的改变和缺乏沙滩赛经验,我们的技战术水平发挥很不稳定。”张永斌指出,中国队的选手都来自业余队,要想在广州亚运会上和其他亚洲强队抗衡就必须在训练上比别人付出更多。“未来一段时间的训练会比现在更艰苦,但我相信球员们能做得更好。”张永斌对弟子们十分有信心。

陈德荣:绿化是城市之中有生命的基础设施,必须把绿化作为城市建设的重要工程、作为惠及子孙后代的民生工程来抓……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