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不知道这家售假的尺度。尺度大的,纯粹打着匡威的名号直接对外宣扬匡威进行售卖;尺度小的,外围挂着匡威的标志,产品仿匡威,产品标志同样近似匡威,但是店员不会明白说匡威,在别人询问的时候,很可能会说另一个牌子(近似匡威,类似于康帅傅与康师傅这样),以规避风险。

第一种是单纯的售假,只要人赃并获,很好判定和打击,而在发达城市,这样明目张胆在大商场里卖,风险其实很高,毕竟消费者的认知程度普遍较高、维权意识也高,对于售假者而言,很容易引火烧身。

所以现在很多精明人都进行了高阶玩法:仿名牌商标进行注册——仿制产品——在大卖场开折扣店。折扣店可能相对长期,也可能就是打一枪换一炮,在外围布置上进行名牌误导,用折扣进行吸引,生意竟然也是红红火火。

这方面有个代表,就是川久保玲的仿制品牌,在很多地方都出现过。我就有朋友在深圳某商场被坑。该仿制品牌(姑且叫做“穿不久保龄球”)在商场门口租了个位置,门店外面的标志直接就是“CDG PLAY”、“2-4折”。

店里的产品确实很类似川久保玲,不熟悉或者不够细心的消费者难以辨认——或者说在门口“CDG play”的背书下,根本不会去怀疑,而是完全进入折扣消费的享受中。可实际上,店内产品的标志变成了“C.d.G.PLAY”(说好的 CDG PLAY呢?)

两个图对比一下,也真是萌萌哒,忍不住要来一个捂脸的表情,然后说一句:这样也行???

我朋友在店里买了几件,后来上网搜了一下情况,结果发现很多地方出现了类似的“假”的川久保玲(当然,在该品牌眼里,它不认为它是假的川久保玲,它从“根上”就认为,自己是真的“C.d.G.PLAY”)。朋友火冒三丈,第二天回到那家店,要求退货,说他们卖假的川久保玲,店员说他们本来就不是卖川久保玲,然后指着售货台的一块小牌子,说,你看这是我们的注册品牌,我们卖的是“穿不久保龄球”(我忘了他们的牌子名称,此处仅做代指),你要退货就给你退啊。

从退货的爽快程度上看,他们其实很精于此道,并且早就做好了预案:全程(在言语上)规避川久保玲,有顾客来退货不要理论,直接退货……那挣什么钱?挣没有发现问题以及即使发现了问题但是因为路程、时间精力而懒得选择退货的人的钱!

这里提一嘴,朋友退货的时候,需要到商场的服务台进行操作,跟商场工作人员说到“穿不久保龄球”乱售乱卖的时候,工作人员的回应是比较暧昧的。其实这里就涉及到了另一方面的问题——售假点或者仿制品牌打着真实品牌的旗号进驻时,商场会做什么样的反应呢?

具体到上海合生汇,假匡威进驻的时候,合生汇知道假匡威的真面目吗?在合生汇的声明里,也大概率可以推断在合生汇此前审核的假匡威递交的资料里,合生汇是“无辜”的,但是,真的会是无辜的吗?多一分地出租,多一分收入,平时尚且如此,疫情影响之下,送上门的生意,真的会放过吗?静等调查。